二十一年脚步不停,坚守筑路人情怀

---杨茂同志先进事迹

发布时间:2019-07-17 来源:《交通建设报》 分享:
  2017年8月11日,三公局总承包分公司党委委员、总工程师杨茂在青海循隆项目安排苏龙珠特大桥钢结构二次涂装工作时,心脏病突发,经抢救无效不幸病逝,年仅44岁。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杨茂去世后,凡是认识他的人,无不悲痛叹息。他是践行“一生献给党”誓言的优秀共产党员,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岗位上不忘初心、坚守党性;他是千千万万交通建设者们的缩影,在平凡的工作岗位扎根一线、披肝沥胆;他是工程技术攻坚克难的领头羊,在项目建设危急险重的关头勇担重责、冲锋在前;他是“择一事,终一生”的筑路工匠,二十一年如一日朴实低调、谋定笃行。
  
  一生年华,尽赴一事
  杨茂1996年毕业于武汉交通科技大学,1996年8月至2011年5月在一公局六公司工作,2011年5月底进入三公局总承包公司。二十多年风雨兼程的筑路生涯,杨茂的足迹遍布全国几十个施工建设项目。他曾参与修建了江苏连徐高速、江西昌樟高速药湖高架桥、江西梨温高速、河北青银高速、湖北沪蓉西高速、重庆丰忠高速、青海循隆高速等国家重点项目。他一步一个脚印,逐步由技术员成长为技术专家。
  多年来,杨茂凭借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带头实现了一项项工艺技术革新,牵头完成了一系列重大攻坚项目。在项目一线期间,他潜心研究预制梁场设计,推陈出新,对技术创新追求不懈。梨温高速A2-1标工字梁预制厂设计简洁实用,架桥机运梁轨道与过孔轨道合二为一,既节省资源又方便实用;姚庄特大桥架桥机施工方案简单有效,顺利解决了原施工方案中第二孔要采用吊车进行安装的缺点。沪蓉西高速公路XL1标属山区高速,沪蓉西的施工难度在全国排名前列,他带领一帮年轻技术人员历时3年顺利完成,而且在全线率先交工,工期较其他标段提前将近1年。
  2011年5月,杨茂担任重庆丰忠高速公路第五分部项目经理。为了掌握全线的施工技术难点、重点,他走遍了施工沿线,将每个技术参数、每个节点工程都铭记于心,亲手绘制整条项目的形象进度图。曹家磅隧道为双洞分离式结构隧道,地处于V浅埋地段,属剥蚀构造丘陵地貌,施工安全风险极高,操作稍有不慎,隧道就可能会坍塌。为了保证项目质量管控和安全生产,白天杨茂从标头到标尾认真查看曹家磅隧道的每道工序,分析地质情况,晚上回到项目部,连夜研究隧道贯通出洞方案。他组织召开一次次方案评审会,对施工步骤、安全措施进行论证。在一次方案评审会上,有人提出:“我觉得这个方案差不多了,施工过程中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再随机应变。”一向随和的杨茂突然拍起了桌子:“工程施工没有‘差不多’,必须要确保万无一失,如果项目有一点安全疏漏和质量问题,对企业造成的损失将无法估量,咱不能干砸牌子的事儿。”对于开挖形式、隧道支护等细节,杨茂列出了多个方案,一步步的进行优化。经过不懈努力,曹家磅隧道成为全线首个顺利贯通的隧道。
  2011年11月,杨茂担任三公局总承包公司总工程师。总工任务繁重艰巨。总承包公司成立之初,面对基层技术力量薄弱的现状,他提出了“钉钉子盯方案,放开手育人才”的工作理念。杨茂深知,一个科学合理的施工方案是实现项目顺利施工的重中之重。总承包公司所有的施工方案他都要逐字逐句的进行审阅,工序、安全、质量、进度……十几个项目,几十万字,面对巨大的工作量,他没有丝毫马虎,就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当遇到方案有表述不清的地方,他会打电话一一进行详细的询问。沁阳项目总工金柏屹回忆道:“每一次审批方案,在审批意见栏里,密密麻麻写满了他对施工方案提出的优化建议,他提出的都是最细致全面的。”
  从业21年,44岁的杨茂头发已然花白,比同龄人苍老许多。多年的辛苦忙碌让他忽略了自己的身体。2015年,在家人的多次督促下,他在医院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做完手术的第九天,还没有过恢复期,杨茂就投入到了青海循隆项目一线工作中。他说,施工黄金时间不等人。
  杨茂在工作时全神贯注,有时候为了修改方案或者处理文件,他会废寝忘食。就这样,原本身体虚弱的杨茂不顾个人安危,哪儿有难题,哪儿就有他的身影。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在去医院的路上,电话里还安排着青海循隆项目苏龙珠特大桥钢结构二次涂装的工作。
  “做到工程质量从99%到99.99%的提升,这就是我们孜孜不倦的追求。”和青年员工交流时,杨茂总是这样说,这也是他多年来对每一个工程细节执着的态度。他孜孜以求,探索创新,成为材高知深的行业翘楚,他主持的水泥稳定碎石节水保湿膜养护施工关键技术研究获得了《水泥稳定碎石基层节水保湿养护系统》实用新型专利,参与编写的《准兴重载高速公路水泥混凝土路面结构与施工关键技术研究》获中国交建2016年度科技进步二等奖,他提出的上承式钢管混凝土拱桥钢管立柱桁架缆索吊二级起重吊装施工工法,克服了常规缆索吊装系统主吊横移和旋转困难等技术难点,他发表的《泡沫轻质土公路路堤》、《直立式泡沫轻质土公路路堤》和《泡沫轻质土桥台回填路堤》在具体项目应用中得到了很好的实践,在建设领域做出了卓越贡献。
  
  锲而不舍,久久为功
  悠悠黄河水,见证了三公局人开发大西北,建设“新丝绸之路”的壮志豪情,也见证了杨茂奋战在施工一线建设品质工程的满腔热忱,他用无私的情怀为交通建设事业奉献着光热。
  青海循隆高速公路位于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内,全线约40公里,途经地势陡峻、岩层破碎、地震断层多的公伯峡库区。该项目是青海省重点工程,承载着撒拉人民的世代梦想,建设意义重大,杨茂身先士卒带领团队挺进了青海循化无人区。
  循隆高速公路库区段地处黄河源头,库区施工段位于“V”形峡谷地带,深而狭窄,坡高山陡,部分地段坡面近似直立。如果大面积开挖修建便道,会对青海脆弱的天然环境造成不可逆的破坏。面对无路通行的难题,杨茂带领团队反复论证各种施工方案,最终确定利用施工区域水库的自然便利条件,通过自建船舶,采用水路运输解决该项目人员物资供给运输难的问题。这一创举不仅仅打开施工局面,还极大的降低了修筑便道对山体造成的破坏,保护了黄河源头脆弱的生态环境,开创了西北地区首个船舶辅助高速公路建设的案例。
  三年多来,杨茂像青海循隆项目的一根“定海神针”,带着循隆项目技术攻关团队,攻破了诸多技术难关,为项目顺利推进保驾护航。
  在公伯岭3号桥施工时,左幅路基一直处于滞后状态,为了及时解决施工问题,保证工期,他在现场指挥工作,连续3天熬夜到凌晨1点,工程最终提前完工,为后续工作提供了条件。他经常给大家鼓劲“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正是杨茂身上这种正能量,感染着团队的每一个人,大家紧紧拧成了一股绳,为循隆项目建设共同发力。
  公伯峡库区段有6座隧道构成庞大的隧道群,需要9座桥梁进行连接,桥隧比高达98%,作为循隆高速公路技术含量和施工难度最高的控制性工程——苏龙珠特大桥,循隆高速公路在此跨越黄河。该设计为分离上承式钢管拱桥,主跨220米,是我国西北地区单跨最大的钢管混凝土拱桥。他带领团队一次次的技术攻关,从无塔架洞锚缆索吊装系统方案的优化到船舶水中牵引定位技术的成熟,从高空缆索吊装经验的积累到基于缆索起重机的二级起重方法的成功应用,面对挑战,杨茂毫不畏惧。
  2017年5月27日,正值循隆项目公伯岭2号大桥架梁的大干阶段,用于T梁从桥下向桥面提升的固定式龙门吊出现故障,致使140吨的40米T梁悬于30多米高空下不来,情况万分紧急。杨茂接到电话后,迅速的赶到了施工现场。从下午三点到晚上十一点多,整整八个多小时杨茂寸步不离的坚守在施工现场,亲自指挥吊车跟龙门吊配合,终于将T梁安全地卸了下来。工段长王东东说:“危急关头,我们都有一些慌张,在那么狭小的施工场地,如果T梁架设稍微出点岔子,安全风险不可估量,但是杨茂总工一出现,所有人心里都像吃了定心丸一般。”
  2017年5月28日,历时三年多修建的苏龙珠特大桥左幅完成了最后一片梁板的吊装工作,成功实现了大桥的半幅贯通,这标志着循隆高速公路全线实现了半幅贯通,苏龙珠特大桥的建设工期比预期提前了40天,杨茂站在大桥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主持的青海循隆项目也连续两年获得了青海省公路建设管理局及青海省交通运输厅“标杆工程”荣誉称号,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心有大我,守正笃实
  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杨茂二十多年如一日,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和惊天举动,却用实际行动坚守着一名党员的初心和信仰。同事们亲切的称呼杨茂为“茂哥”。
  杨茂喜欢记笔记,在他临终前他已经记录了26本。他在笔记本上认认真真记录着工作心得、学习体会,每一本都用标签标注着序号,字迹工整、有力。每一本笔记,都是他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真实写照。
  在杨茂心中,住着一个“大我”,面对荣誉和个人得失,他看得很淡。他说:“作为一名普通党员,贡献越多、价值越大。多修几条路,多架几座桥,造福了百姓,带动地方发展,才是我们的勋章。”为了保证项目节点工期,不知道多少个节假日,他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坚守一线。曾经,他准备请年假陪陪家人,请假单提交上去后,放不下工作的他又主动放弃了假期,坚守在工作岗位。
  在青海循隆二分部,项目经理提出要为这位长期督导项目的公司领导专门准备一间办公室,杨茂拒绝了,他说有一张办公桌就行,不搞那些排场。就这样,他和项目书记张文章挤在一个仅仅只有十几平米的办公室。每次出差到项目部,杨茂从来不去住宾馆,就在项目部简陋的招待室,与项目员工同吃同住。
  杨茂把工作上的轻装简行,也延伸到了生活中的勤俭节约。8月11日18点34分,杨茂的生命画上了句号。同事们收拾他的遗物时,在办公室的衣服架上,挂着一件已经洗得发白的工作服,地上放着一双他经常穿的皮鞋,鞋头已经开线了,鞋后帮皮面已经老化开裂掉皮。大家看到这样的细节,感叹着杨茂出色工作和低调淡泊生活的强烈反差。
  十年来,杨茂前八年都一门心思扎到项目上,过年都没有回家,直到最近两年心脏支架手术之后,每年过年在妻子朱红霞的百般劝说下,才回家住几天。2017年春节还没有过完,因为惦记循隆高速公路苏龙珠特大桥贯通的节点,杨茂又一次启程去了青海。他对妻子朱红霞说:“明年,我一定好好陪你们过个年。”然而,这个与家人团圆的承诺竟然永远无法实现了。
  在朱红霞眼里,杨茂是个十足的“工作狂”,他一年将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杨茂每次回家都是匆匆而归,又匆匆离去。为了节约出差成本,他总是选择当天价格最低的那趟航班,常常晚上10点多到家,早上4点多就又走了。
  有时候回到家,杨茂还要挑灯夜战,继续加班。朱红霞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坚决反对他加班太晚。固执的他等着家人睡着后,半夜又悄悄地爬起来工作。
  正是这样的一个工作狂人,在生活中扮演丈夫和父亲的角色上,留下许多缺憾。
  由于常年出差,照顾儿子的重任落到了朱红霞一个人的肩上。2011年,杨茂儿子刚上初一,在运动会上小腿胫骨不慎骨折。“爸爸,我好疼,妈妈背不动我,你能回来送我去医院吗?”儿子在电话里哭着给杨茂说。正在内蒙出差的杨茂,安慰了儿子几句,便匆匆挂了电话。直到第五天,他才回京,和妻子一起将儿子送进医院。医生察看完病情对杨茂一顿训斥:“这个爸爸太不称职了,孩子骨折这么多天才送来,如果恢复不好,以后要留后遗症的。”就在儿子打了石膏固定绑扎后的第二天,杨茂又踏上了去项目的路。这件事情,使他和儿子之间有了隔阂,以至于父子关系并不是很亲密。
  爸爸去世后,儿子抱着他骨灰盒和妈妈一起重新走了一遍杨茂生前建设的循隆高速公路,看到苏龙珠特大桥飞跃天堑横跨滚滚黄河之上的宏伟雄姿,看到四十多公里的高速公路点亮了少数民族地区的致富发展梦想,看到像爸爸一样的建设者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共同奋斗着,杨茂的儿子哭着跟妈妈说:“现在如果爸爸能回来,我一定再也不埋怨他了。”
  茫茫青山、浩浩长天,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黄河滚滚向东而行,杨茂的身影永远的镌刻在了母亲河源头。在这里,他留下了一位筑路工匠勇于担当的责任之心,留下了奉献交通建设行业的拳拳之心,留下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赤子之心!